《慾望Jungle》究竟搞咩事

  • 2015-09-19

深水埗鴨寮街的「咩事藝術空間」於九月正式開張,其頭炮展覽為黃炳的動畫兼裝置展覽《慾望Jungle》。黃炳這位獨立動畫師近幾年已於香港打出名堂,但筆者首次留意他是在「M+進行」今年舉辦的《Moving Image》動畫展,在眾多嚴肅、唯美或傳統的作品中以鮮艷搞笑但具寓意的創作風格突圍而出。這次他就繼續將情色及社會元素大肆發揮。
咩事藝術空間跟百呎公園一樣位處鴨寮街的唐樓,但遠離繁囂的市集群。剛上樓進入展場,五光十色的燈光加上保留民居裝修的展場,倒真的像個「艷場」。中間客廳擺了個「圖騰柱」及大量圍成一圈的招財貓-牠們手上拿著陽物模型,材質有點像祈福用的道具,其實是在招「性」吧?圖騰柱頂端的倒心形公仔則有點像黃氏早期的短片主角「憂鬱鼻」。大牆上放映著是次展覽的主打動畫-主角是一對夫婦,女的性欲滿潟但男的卻性無能。於是女方竟然想到當妓女,既可滿足欲望又能幫浦家計,並宣稱能夠性.愛分離;而男方為了留住妻子,竟讓她於家中接客,自己則躲在別處。這個故事的設定不算新鮮,但黃炳加插了近年一些社會議題的要素和觀察,例如男主發現睡天橋底會被角石刺痛、睡公園會被人不斷拍醒等,不被掌權者所容納。故事的轉捩點是某位嫖妓不付錢的警察。他憑著過人的性能力令女主屈服,原本身上留給丈夫享用的部位也再而三地被警察侵佔。目睹一切的男主自然氣急敗壞,但同時相信妻子其實感到幸福。基於警察提過自己有辨認臭屁來源的特殊能力,男主希望擁有隱形能力然後用陽具懲治他,使他屁股失禁然後發現自己才是臭氣的來源,自行了斷。如果用性別及政治角度解讀這動畫,可以設想警察象徵了父權(政權),女主除了被主宰還象徵了原慾。男主則是反動力量,但因為失去雄性能力,所以他是無權的。現實的人一定有所慾求,當執政者/政權能以各種制度(性技巧)滿足它,就算原則(原本留給丈夫的地方)有所退讓但仍然可能樂在其中,並視之為幸福泉源。男主角有一幕看到警察幹得起勁而開始勃起,並自白「⋯我已不清楚自己是否愛上警察」,似乎暗示他認同而且想重獲權力,並希望以此迫政權(警察)正視自身才是「惡」的根源。但最後他只能訴諸想像,這是否暗示了香港人目前的無奈呢?黃炳的動畫往往只有主角獨白,這位當事人卻往往以旁觀者的口吻接受一切發生的事,表達出深深的無力感。筆者我傾向將這對夫妻理解成人的一體兩面-理念及慾念,而前者被現實侵蝕到無地自容。這故事的結局是女方對性開始沒有感覺,既然她曾聲稱可以性愛分離,她會回心轉意於愛情嗎?荒謬的是動畫絲毫沒有夫妻相愛的情節,男主角也沒有講述關於愛的事情。於是宣言無效,此人或會頓入虛無,唯一的「幸福」也不再。此情此境其實已經在我們身邊發生。

展場還有三間細房,有電視播放動畫及各種性玩具組合而成的裝置。黃炳以極奇玩味的方式駕馭了「咩事藝術空間」的三房一廳,如策展人黃子欣所述「我們希望提出另類藝術空間,與白盒子(white cube)不一樣的模式」(擷自立場新聞)。作為頭炮展覽,黃炳以遊走淫穢邊緣的幽默展示了藝術跟社會實況結合的可能性,對大部分普通觀眾來說雖然辛辣微苦,對比其他「嚴肅藝術」卻容易入口得多,「咩事」的初步形象顯而易見。

1個留言

回應Cocomelita 取消回覆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